現代垃圾危機 垃圾減量、清潔、便利能三贏嗎?

南投縣草屯垃圾轉運站堆滿了小鎮三年多來外運不出的垃圾,龐大垃圾量讓人省思。能否永續享有舒適與便利,考驗政府的垃圾治理及國民自覺。

南投縣草屯垃圾轉運站堆滿了小鎮三年多來外運不出的垃圾,龐大垃圾量讓人省思。(攝影/劉子正)
南投縣草屯垃圾轉運站堆滿了小鎮三年多來外運不出的垃圾,龐大垃圾量讓人省思。(攝影/劉子正)

從滿街垃圾到垃圾不落地

能隨意棄置垃圾是現代公民的常識,但其實在一九八○、九○年代初,垃圾曾經滿布大街小巷。

二十多年前,隨著社會經濟發展及居住人數增長,台北市垃圾量劇增,街頭堆積垃圾,不利於首都市容,於是率先推動垃圾不落地與資源回收,二○○○年全面隨袋徵收垃圾費,幾年後更開始免費收廚餘。二十年後,當垃圾車音樂響起,一戶戶人家將垃圾丟入垃圾車,成為台灣人熟悉的日常。這一切的有序,來自多年來各環保局與清潔隊努力在方便居民丟垃圾與整體環境清潔、垃圾減量三者間取得平衡。

隨袋徵收「丟得多、須付得更多」的設計,促使居民積極分類,甚至減少一次性用品的使用,讓北市清運垃圾成功減量三分之二。新北市十年後跟進,減量效果同樣顯著。然而台北市相對成熟的垃圾處理,奠基於人口高度密集及資源、人力豐富等多重條件之上,不見得能完全套用至台灣其他地區。

「燒不了」的垃圾危機

站在近十層樓高的高聳垃圾山前,上千萬包的垃圾混雜成巨大的垃圾團,鮮豔的垃圾袋也早已被日晒雨淋成黯淡的顏色。這裡是南投縣草屯鎮的垃圾轉運站,目前堆置了鎮上近三年的垃圾。

台灣的清運垃圾中有高達95%的垃圾被分送至二十四座焚化廠焚燒。不同於許多縣市的垃圾「直送」焚化爐燃燒,沒有焚化爐的南投縣須先將清運垃圾暫置在各鄉鎮的垃圾轉運站,再送至其他縣市焚燒。最近幾年,隨著許多縣市焚化爐核可的代燒量下降,南投縣每日兩百五十噸的垃圾量,僅有一百到一百五十噸能順利外運,每日至少一百噸的垃圾堆置在南投縣內。

垃圾堆置的問題同樣也出現在雲林縣、新竹縣、離島等沒有啟用焚化爐或沒有焚化爐的縣市,且隨著這批已運轉一、二十年的焚化爐日趨老舊,焚燒量下降,若垃圾量未跟著下降,難保未來相似狀況不會發生在其他有焚化爐的縣市。「我們已經從三百三十噸降到兩百五十噸,也從各方面努力垃圾減量,但環保署要求我們再降到兩百三十噸,真的很難。」南投縣環保局廢管科科長吳佩娟無奈地說。如何減量?讓雙北垃圾有效減量的隨袋徵收政策備受討論。

全國垃圾隨袋徵收可行嗎?

當年台北推行強制性的隨袋徵收政策時,曾發生許多民眾將垃圾亂丟至不收費的行政區,或是偽袋猖獗,然而二十年後,垃圾有效減量三分之二,利大於弊。

除了雙北及台中市石岡區三個地區採用隨袋徵收,其他縣市仍是實行多年的「隨水費徵收垃圾處理費」制度,亦即水用得多的人須繳交更多垃圾處理費,然而水與垃圾的用量並無關聯,缺乏垃圾減量誘因。

隨袋徵收有如垃圾減量的「萬靈丹」,曾讓環保署想大幅推廣。然而三年多過去,全台灣的隨袋徵收仍僅限於原先的三個地區,垃圾問題仍然困擾著許多縣市。不敢大力推動隨袋徵收,其一是怕環境反而變得更加髒亂,「南投縣幅員廣大,我們擔心若強制執行隨袋徵收,縣民會不會為了省專用垃圾袋費,將垃圾丟至像是山谷、人煙罕至的地方。」吳佩娟的擔心其來有自。

另一原因是怕得罪「選票」,但更實際原因是政府徵收的垃圾處理費將大幅減少,因為為了普及專用垃圾袋,必須壓低專用袋售價,無法實際反映處理費。台北市隨水費徵收時按設籍人口數收費,有十三億收入,隨袋徵收後則降到三、四億,財政大幅縮減,讓許多地方政府卻步。另外,「製作袋子、經銷及縣府的行政人力都需要預算,而且這些成本會一直存在。」金門縣環保局官員解釋,這也透露出地方政府財政上的力有未逮之處。要順利推動隨袋徵收,須突破許多限制,也是目前未能順利推展至全國的原因。

人口比台灣多,國土也比台灣大,照理更難施行垃圾費隨袋徵收的韓國,卻早在一九九五年即全國推行,容易被隨意棄置垃圾的非都會地區則採公用垃圾子車,按戶計費,全國垃圾減量近四成。不僅首都首爾的焚化爐無須再新設,同時使回收產業蓬勃發展。除了韓國的成功經驗,垃圾費隨袋徵收之所以能成為萬靈丹,在於能有效減量。這些是否其實都反應在台灣高回收率的亮眼成績下,仍有許多垃圾減量空間呢?

垃圾清運、處理政策因地制宜,不僅各個國家不同,台灣每個地區也不同。然而環境清潔、垃圾減量,其實都奠基於犧牲民眾的一點便利之上,我們願意不方便一點嗎?中央及各地方政府又願意經歷改革陣痛期,在垃圾減量之路上更加大步邁進嗎?在丟垃圾與倒垃圾之間,我們還可以有更多的想像與作為。

~以上為文章之部分節錄,全文及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作者
經典雜誌撰述
經典雜誌資深攝影
淡江大學畢,雪城大學藝術攝影創作碩士,曾任中國時報攝影記者,為2010年吳舜文新聞獎,2014卓越新聞獎,2016年金鼎獎,以及2010年2016年中國廈門台海新聞獎年度攝影得獎者。
本文出自

白海豚的未來

【本期封面】攝影/陳高榜
台灣西海岸的白海豚分布北從桃園永安、南至台南七股都曾有目擊紀錄,根據近年調查結果顯示,西岸白海豚數量僅剩五十隻左右,且族群數量持續下滑,因為白海豚的生活環境與西部經濟、工業的重點發展區域重疊,受到很大的人為衝擊,包括:漁業誤捕、棲地退化與減少、水質汙染導致疾病,以及水下噪音干擾等,加上政府大力推廣離岸風電,緊臨白海豚的棲息海域,讓牠的生存面臨更多威脅與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