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角 瀕危的海洋生態

春季北台灣的天氣已逐漸炎熱,但北部潛水勝地東北角海域水溫仍低,僅二十度左右,而同時深澳發電廠的爭議卻十分火熱。

依山傍海的深澳灣位在台灣東北角一隅,海面下是繽紛海洋生物的天堂,海面上卻滿布人為設施,再度捲入電廠爭議,海洋生態更加岌岌可危。(攝影/顏松柏)
依山傍海的深澳灣位在台灣東北角一隅,海面下是繽紛海洋生物的天堂,海面上卻滿布人為設施,再度捲入電廠爭議,海洋生態更加岌岌可危。(攝影/顏松柏)

春季北台灣的天氣已逐漸炎熱,但北部潛水勝地東北角海域水溫仍低,僅二十度左右,而同時深澳發電廠的爭議卻十分火熱。

報導中電廠周邊海域的番仔澳灣水晶宮潛點比人還大的海扇照片,吸引我的好奇:「在距離台北市中心僅三十分鐘車程的地方,居然就有這麼壯觀的海扇?」我想一探究竟。

從四月開始一直詢問許多潛友如何到水晶宮,大多是「船潛」前往,但春天天氣狀況不穩定,熟悉水晶宮的潛導也不多,等了大半個月都沒有下文。最後在台灣山海天使環境保育協會祕書長陳映伶的介紹下,認識了把「岸潛」水晶宮當運動的潛水教練蘇耀烕(Paul Su),我們用盡了各種方式遊說,才讓絕少帶陌生人潛水的蘇教練願意領我前往。

蘇教練說,水晶宮除了身長兩百二十公分的巨大海扇,整片海域也是海扇遍布,堪稱海扇森林,每株海扇動輒比人還大,還有燕魚和石鯛魚群悠游其中,生態極為豐富。但水晶宮是高級潛點,從海扇生態就能得知,因為海扇是軟珊瑚,靠著與水流垂直的特點覓食,能長這麼大、這麼多,表示水流很強,加上位於深澳岬附近,海流強且亂,不建議一般潛水員任意前往。

實際「岸潛」一趟水晶宮,真是生不如死的辛苦過程,但,很值得!為了抵擋低海溫,豔陽高照的五月天,我卻穿著兩套防寒衣、兩頂頭套,再背著數十公斤重的潛水裝備,跟著蘇教練從停車處的山坡,如負重行軍般走下沙灘。山坡陡約四十五度、長約五十公尺,我小心翼翼,深怕踩空跌倒而受傷,還沒走到下水點,已經汗如雨下、氣喘吁吁。

沿著海灣游出去,水溫比我想的高,有二十二度,幸運地只是遇上小流,能見度還有五米。跟著蘇教練在海中繞來繞去,發現東北角海中地形,就像陸上地質景觀一樣,水下礁岩也是峽谷峭壁,從藻類遍布的近岸,到長滿小株棘穗軟珊瑚和小海扇的礁岩,遊客蹤跡逐漸稀少。

從岸邊潛游三百公尺,終於,看見身長兩百二十公分的橘色大海扇在水晶宮入口迎接我!報導中的完整扇面應該是牠幾年前的模樣,現在的牠被人為破壞砸出大洞,但仍無損牠的巨大壯觀。蘇教練帶領我游入水晶宮,在礁石峭壁之間鑽來鑽去,舉目所及盡是長一公尺以上的大海扇,有黃、有紫、有紅,美不勝收。

除了海扇森林,還有許多美麗的魚、海蛞蝓、桶狀海綿等,以東北角海岸潛點來說,生態超級豐富,讓我在海中看傻了眼,差點飆淚。原來在離我居住的大城市這麼近的海岸,就有如此繽紛壯麗的生態,我不用去綠島、蘭嶼,更不用出國,牠們就在我們的身邊,咫尺天涯,真的很珍貴。

電廠成為海洋生態破壞者

潛水前輩王銘祥和郭先生(Perry Kuo)曾在二○一○年公開番仔澳灣水晶宮的生態影像,成功與環團一起阻止台電卸煤碼頭蓋在番仔澳灣,移址深澳灣。但其實兩灣就在深澳岬的兩側,不管蓋在哪,海洋生態都會連動影響。

沒想到深澳電廠擱置多年,環境影響差異分析案(環差案)卻在今年火速通過,讓環評委員中唯一的海洋專家、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鄭明修超傻眼!

鄭明修從事海洋研究工作近四十年,看遍台灣海岸的變遷,「深澳案讓我很難過,這對海洋影響嚴重,台灣的自然海岸不能再消失!」他指出,卸煤碼頭從番仔澳灣移至深澳灣,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海洋環境,應該重啟環評,而不是環差,「這差異太大了!」

而且台電提供的環境調查報告數據不完整,僅在二○一七年做過深澳灣七個潛水測站的調查,發現A1測站內有個一米大的團塊微孔珊瑚,但建議做法竟是要將珊瑚搬家,鄭明修氣憤直言:「超荒謬,移位珊瑚會死啊!」面對蓋卸煤碼頭防波堤會改變海流的質疑,台電竟說會在防波堤開孔洞讓海流通過。開發方對海洋完全不了解,如此粗糙的生態保育思維,令人憤怒。

鄭明修表示,蓋防波堤會改變原有海洋環境,生物棲地也會因此改變,尤其防波堤設計靠近深澳岬角,改變海流,軟珊瑚海扇可能因此餓死,加上當海水被抽進廠做溫排水,所有的浮游動植物和仔稚魚苗就會死掉,這些微小的動植物是許多海洋生物的食物,大魚吃小魚,人類吃大魚,環環相扣,影響生態與漁業,而且電廠溫排水排放口靠近岬角,對著深澳灣生態最豐富的地方,整體影響之大,後果完全無法評估。

鄭明修痛心的說:「我們說要以海洋立國,但對於大海母親,卻不斷傷害她。假如此刻我們只想到自己需要電,卻破壞生態,喪失自然海岸,沒有魚、蝦、蟹、貝類的海洋,只剩下水泥海岸,台灣若持續這樣發展就完了,沒救了!」他直指,台灣的能源政策已經亂了套。

水中攝影師江錡(Peggy Chiang)的家人是深澳居民,在二○○七年深澳電廠老舊機組除役前,她還曾在深澳住過三年。她說,國中時不懂,會在電廠出水口附近的海域游泳,當時就覺得水溫很高,現在回想這樣的高海溫,對珊瑚和海中生態的影響真的很大,而且現在深澳附近的沙灘也幾乎都消失了,感慨的她和家人都不希望深澳電廠死灰復燃。

江錡的父親江建煌是深澳里深澳路的正港深澳居民,對於燃煤電廠有很深的恐懼,他回憶早年深澳空汙嚴重時:「夏天海風吹來很舒服,但沒有多久臉就變黑了!」雖然後來台電有改善,但空汙問題仍存在。他說,深澳許多鄉親染有肺部疾病,他害怕重啟電廠,對自己和家人的健康都有不好的影響,「不可能有乾淨的煤啦!」

作者
《海洋台灣》作者
《海洋台灣》作者。 因為海洋改變人生的女子。 從事記者工作超過十年,遊歷海內外,如瑞士、緬甸、紐西蘭、英美、亞洲各國等。 近年結合海洋環境議題與潛水旅遊推廣,潛水採訪國內外知名潛點,長期關注生態旅遊、潛水觀光、海洋保育等議題,報導作品遍布各大媒體,也常上廣播、電視、網路節目等分享旅遊經驗,並到學校、公部門或企業演講分享海洋保育等議題。
本文出自

綠島

【本期封面】攝影/Tim Ho
一隻體長僅兩公分的彭氏豆丁海馬優游在綠島海域。綠島,擁有豐富的海洋生態,被視為一座「海洋圖書館」。全球少見的海底生物卻經常在這被看見,如鮮豔的海蛞蝓、壯觀的團塊微孔珊瑚,最受人矚目的便是有「海洋精靈」之稱的豆丁海馬。近年來,觀光局期望將綠島打造成國際級潛水天堂,但拚觀光的同時,卻也為環境與生態埋下隱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