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吉嶺取經記 尋找「茶中香檳」當紅的祕密

世界三大高香紅茶的大吉嶺茶,年產量不到一萬噸,但在品質與價位上皆有贏面。條件與大吉嶺相近的台灣,是否也能以小搏大,名利雙收?

頭扛茶簍手摘茶,採茶女忙秋茶。(攝影/安培淂)
頭扛茶簍手摘茶,採茶女忙秋茶。(攝影/安培淂)

聽過香氣會醉人嗎?我不相信!

[思源宋體Noto Serif TC] 直到進入印度三大茶葉集團Goodricke的試茶室,一百多種茶樣排列在長桌上,嗅覺駑鈍的我,被最尾端的一款秋摘茶給震懾住了。香氣,那股似香檳如幽蘭的香氣完全征服了我,這是頭上出現光環的茶的聖域!仔細端詳杯蓋上的三公克茶乾,就像欣賞一幅秋季淡彩,銀白毫毛(Pekoe) 勾勒出細綠芽葉的精華所在,是這股蜜香的精靈,「雍容華貴、清新幽雅」,原來這就是頂級的大吉嶺茶!

 

莊園茶的歷史與驕傲

[Times New Roman]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ut aliquip ex ea commodo consequat. Duis aute irure dolor in reprehenderit in voluptate velit esse cillum。

 

[Bookman Old Style]坐在加爾各答Goodricke茶葉集團冷颼颼的辦公室裡,畢納德.戈朗(Binod Gurung)一直以「Charm」這個字眼來形容茶。他喜歡將辦公室的空調溫度調整成如大吉嶺般的低溫冷冽,「這種溫度讓我隨時想起大吉嶺。」從種茶、製茶,到評茶品級,決定行銷方向,投身茶業二十六年,他一直以此行業自豪。我試著提出此行最希望得到解答的疑問:「什麼因素讓大吉嶺茶全球知名?」他的答案竟與地產公司致勝因素相同:「location、location、location!」

 

[Century Gothic]大吉嶺位於印度東北,左鄰尼泊爾,右界不丹,上方則為西藏,一九四七年才從英國手中,被併入印度西孟加拉(West Bengal)省,在國界還未被清楚劃分之前,曾經被錫金與尼泊爾兩國輪流統治。在此地還是一片莽榛荒地的時期,英國從尼泊爾找來了大批廓爾克(Gorkha)人,開墾這片充滿老虎、花豹等弒人猛獸的原野叢林,並承諾回報以溫飽無虞的生活條件。

 

[思源黑體Noto Sans TC]如今在大吉嶺,一個莊園(Tea Estate)就等於是一個小邦國,但所謂的「小型」莊園規模與產量也都遠超過台灣茶園。例如Goodricke茶葉集團有八千八百名固定員工,旺季需工三萬五千名,中小型如Jungpana莊園,年產六公噸,也必須養上三百名固定茶工。

 

[標楷體]十月底,採茶女正忙著秋茶採摘,穿著雨鞋,身上背著竹籃的嬝娜女子,看得出來大多經過精心打扮,畫描眼線、擦脂抹唇,成為茶山一抹豔麗風景。頂著烈日,快步跟著她們進入茶園,體會一下印度的採茶風情。

 

據說大吉嶺的紅茶,一公斤茶品需集近兩萬枚細嫩茶芽,實際趨近細看,霹靂啪啦的拔扯聲,茶菁都採到一心三葉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秋摘茶,所以標準有些粗放?

大吉嶺茶一年採摘四次,春摘茶(First Flush)與夏摘茶(Second Flush)是知名度最高的莊園明星,也有雨季茶(Rains Tea)與秋摘茶(Autumn Flush)。茶季從每年三月開始,十一月截止,茶樹一年約有四個月左右的休眠期。

This content is for 一般讀者 members only.
Login Join Now
作者
《經典》雜誌文稿召集人
由越南採訪現場因緣際會踏入茶報導,以茶為框,人文聚焦,框出一篇篇台灣茶的小世界、大宇宙。 作品曾獲金鼎獎、金輪獎與消費者權益報導獎,兩度入圍卓越新聞、吳舜文新聞獎。著有《茶知錄》、《茶域經緯》、《台灣綠食堂》(合著)等書。
經典雜誌攝影召集人
本名Alberto Buzzola,作品【海峽系列】獲2011年金鼎獎最佳攝影獎。〈難行仍行:邁向理想環境的交通規劃〉獲2012年吳舜文獎最佳專題攝影獎。
本文出自

沿岸海路

【本期封面】圖片來源/Library of Congress
這張繪於一八八○年的「台灣前後山全圖」詳細記載了島內各級的行政區域與兵力布署,並以紅色虛線標示往來各地的道路,細看的話還可發現當時已有北、中、南三條通往後山的官道。沿海的部分,則標示了港口位置、潮位與里程。圖中的方格也顯示該圖用了傳統的計里方格法,具有重要的軍事與政治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