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他方 我的高雄

年少時的叛逆,迫使作家謝哲青極早便遠離故鄉;直到遊歷多年,驀然回首,才發現成長中的困頓、挫折與失望,都是在教導自己認真生活,甘於接受平凡。

作家謝哲青極。(攝影/劉子正)
作家謝哲青極。(攝影/劉子正)

鄉,在現實與回憶中交錯,曾經以為澄澈清晰的,在追憶中化為粉塵,而那些自以為含糊未明的,卻以無比生動的方式,重現在我的眼前。

最近,我常常做夢,夢見南方的大海與天空,夢見港都的街道與巷弄,夢見許久不見,或今生無緣再見的人。

夢開始的地方,是港都靠海的那座山,在它南側的半山腰,有座讓許多人望而生畏的石階。

長長的石階盡頭,就是大大的平台,舊相片裡,殖民時代的鳥居不見了,改成了三座「一間二柱」的中式牌坊,回過身轉過頭來,就可以看見海了。溫煦敞亮的日子,可以遠眺港外的粼粼銀波在輕輕跳躍,夜幕低垂的時候,貨櫃碼頭的工作燈光,將大平台的石板映成沉銅昏黃。四五成群的少年囝仔,雙雙對對的親密愛侶,在各自的角落裡,喧嘩、呢喃。一百多年前,來自北方島國的統治者們,在以城市為名的山腰上,砌造了一座崇祖敬天的神社,又過了幾年,殖民政府將社殿遷至現在所在地,大半個世紀過去了,為南方子民奉公犧牲的勇者們,都被安置在石板參道盡頭的英靈殿。遊人們上到平台後,腳步大多在平台就擱淺了,對他們來說,眼前的光景才是永恆,瘖啞的過去,就讓它繼續沉默。

This content is for 一般讀者 members only.
Login Join Now
作者
經典雜誌資深攝影
淡江大學畢,雪城大學藝術攝影創作碩士,曾任中國時報攝影記者,為2010年吳舜文新聞獎,2014卓越新聞獎,2016年金鼎獎,以及2010年2016年中國廈門台海新聞獎年度攝影得獎者。
本文出自

功名與利祿

【本期封面】攝影/安培淂
台北大龍峒樹人書院文昌祠裡,考生持香,祈求文昌帝君庇佑應試順利,手裡緊緊拿著准考證影本與祈福卡,冀望把握一個好的未來。台灣民間信仰重視生命循環,不忘對於人生價值的戮力追求,無論「功名」逐步實現,還是「利祿」逐層晉升,在理想與現實之間,看見奮鬥、掙扎與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