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戰蔓延下的衣索比亞 禍亂暴行的倖存者

六月二十九日,馬凱勒城前一日才面臨突如其來的血腥鎮壓;衣索比亞軍隊連夜倉促撤離後,喜獲重生的民眾激動沸騰,為防衛隊的進駐與提格雷州一夜間又重獲自由而歡呼。然而,短暫絢爛迎來的卻是更失控的誅殺與烽鼓不息。

衣索比亞軍隊連夜倉促撤離後,喜獲重生的民眾激動沸騰,為防衛隊的進駐與提格雷州一夜間又重獲自由而歡呼。(攝影/Sergio Ramazzotti/PARALLELOZERO)
衣索比亞軍隊連夜倉促撤離後,喜獲重生的民眾激動沸騰,為防衛隊的進駐與提格雷州一夜間又重獲自由而歡呼。(攝影/Sergio Ramazzotti/PARALLELOZERO)

去,義大利曾不只一次想方設法鎮壓衣索比亞,占為己有當殖民地,雖然始終無法如願,但最近發生於「非洲之角」(非洲東北部)區域的內戰,卻散發一股「義式風味」。這場愈演愈烈的較力之戰,已迫使兩百萬人口逃離家園,死亡人數不計其數,確切數據仍未知。與義大利的中世紀文藝復興有幾分相似,衣索比亞政府對鄰國軍隊大開門戶,聯合外力來擊潰國內反抗分子。一如義大利歷史教會我們的事,他們天真地誤以為如此便可杜絕後患,不料後果出乎預料,局勢失控,後患無窮。如此荒謬決策的始作俑者,竟是兩年前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自二○一八年開始上任至今的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

阿比總理最初登場時,成功終結和鄰國厄利垂亞二十年的紛擾衝突,而立下汗馬功勞,厥功甚偉,還因此獲頒二○一九年的諾貝爾和平獎,但曾幾何時,這位宣揚和平主張的領袖,如今竟以頑強之姿,對自家國內北方提格雷(Tigray)州防衛隊開戰,引爆新一波內戰。

這個擁有六百萬人口的北方之都,一直是衣索比亞背上的芒刺:早在二○一八年前,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 TPLF)已在衣索比亞首都與最大城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掌權二十六年。雖然提格雷族僅占全國人口7%,但他們無論政治、經濟與軍力上,都握有關鍵性的決策實權。身為國內最大族群奧羅莫(Oromo)族的阿比總理,決心將少數關鍵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的權力架空,把他們推離核心政權之外。

This content is for 一般讀者 members only.
Login Join Now
本文出自

功名與利祿

【本期封面】攝影/安培淂
台北大龍峒樹人書院文昌祠裡,考生持香,祈求文昌帝君庇佑應試順利,手裡緊緊拿著准考證影本與祈福卡,冀望把握一個好的未來。台灣民間信仰重視生命循環,不忘對於人生價值的戮力追求,無論「功名」逐步實現,還是「利祿」逐層晉升,在理想與現實之間,看見奮鬥、掙扎與運氣。